怀念我的父亲“蜂王”王正华
发表于 2017-7-1 | 文章来源:原创

       这篇文章是我10多年前所写,一直没有拿出来与大家分享。父亲节快到了,为怀念我的父亲,让各位朋友和读者与我一起走进我父亲“蜂王”的爱心世界……
       又到了槐花盛开的季节,每到这个花香四溢的春天,我就不由地想起我的父亲,他那慈祥温和的笑容仿佛就在我的眼前……父亲在浩瀚的宇宙间正象一只小蜜蜂穿过崇山峻岭、跨越花的海洋,不知疲倦地奔波着,他把爱和蜜蜂精神播撒在他热爱的这片土地上……他就是被人们称为“蜂王”的养蜂人———王正华。 
       我父亲自幼聪明好学,在上私塾期间,曾拜著名诗人徐玉诺先生(鲁迅的朋友)为师,从小养成了好运动,喜欢读书的习惯。十几岁成家后在我外婆家读私塾时便开始养蜂,中间间断了几年。自1956年由宝丰县迁至平顶山工作后,出于业余爱好养了几箱蜜蜂。随着季节的变化他就带领我们兄弟几个不停地追花期,搬运蜂场,忙着割蜜,收拾蜂巢,忙的不亦乐乎却十分开心。1980年父亲退休后,与我母亲徐桂荣成了专业养蜂人,他们走南闯北,远到内蒙、甘肃、四川、湖南、湖北、陕西、山西等地,不论刮风下雨,路途遥远,总是奔波于城乡之间,与蜜蜂快乐相融在一起......特别是我的父亲,他在野外工作时渴了喝口凉水,饿了啃口干馍,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呼吸着浓郁的花香和宜人的清风细雨,感觉是那样的畅快和满足。 在家赚钱
       每到割蜜的时候,他总是笑的最甜。他时常与我们一起放蜂割蜜,所到之处一起分享他的劳动果实和他的快乐,同时,也把快乐送给了当地农民兄弟。他乐于助人,经常从城里为当地村民捎带物品,帮助他们干农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时常将收获的蜂蜜一碗碗地送给乡亲们品尝。在此基础上,他广交蜂友,为初学养蜂者传授养蜂技术,指导他们勤劳致富,对家庭困难买不起蜜蜂的,还主动将蜜蜂送给他们一些,尽力扶持他们,使许多村民在他的辅导下,学会了养蜂技术,走上了致富路。 
       养蜂是一门学问较深的职业,为了解蜜蜂的习性和工作特点,父亲除了看书研究外,还要到田间地头的蜂场里,细心观察蜜蜂的习性和采蜜过程。他观察到;一只小蜜蜂除了白天紧张地工作外,夜间还要不知疲倦地酿造蜂蜜,一直酿蜜到天亮便又急匆匆地采蜜去了。据了解,每一个工作蜂,在花期鼎盛时仅能活40多天,而一只蜂王却能存活5至6年,而蜂王的个头也比工作蜂大出两倍。蜂王的使命是产卵,一只蜂王每天产卵约2000只左右,所产的卵超出它自身的体重。蜂王的食品全靠工作蜂身体上分泌的一种高级营养物质——蜂皇浆供养,这就是蜂王只所以能长寿的秘诀所在。 
       父亲酷受养蜂技术,热爱他的小蜜蜂,尽管每年的收成不大,有时倒贴钱还常遇险境,家人怕他出事总劝他不要养了,可谁的劝说也难以让他停下。如今,他已离我们远去。每当回忆起父亲风风火火养蜂的那些年、那些感人的事儿,真令我们难以忘怀……他是一位从不服老,始终与蜜蜂为伴而不知疲倦的人。他常常是天当房,地当床,到处风餐露宿,以粗茶淡饭为生。有时,在偏远山区放蜂,一时断了粮食,就以花粉、蜂蜜、蜂皇浆充饥,照样吃的香,精神饱满。他常常乐观地对我们说:“蜜蜂全身都是宝,吃了长生不老”。蜜蜂是父亲的心肝宝贝,每当蜜蜂生病的时候,他都十分焦急,到处寻找治病的良药,并小心翼翼地为它们诊治。每到冬季,他总是将蜂箱用棉被,麦秸包得严严的,生怕蜜蜂受寒。我时常在初春的蜂场里看到,天刚暖和一点,一些闲不住的蜜蜂便想钻出来干活,结果,一出门就被冻伤了。父亲望着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们,很有感触地说:“人要是都象蜜蜂那样勤奋,乐于奉献该多好啊!”。 
       父亲是一个非常善良,为人耿直厚道的老人,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对我们更是严管厚爱,从小教我们做人的道理,要求我们诚实守信,爱憎分明,遵纪守法,处事要以国家,人民的利益为重。我们从小受父亲大爱、忠孝、责任、勤俭、艰苦历练的熏陶,使我们姊妹八个都很争气,不仅有专长、爱好,且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喜摘多个国际、国家级金奖,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 
       父亲在家里脾气不大好,可待我们却一点不偏不向,待我们亲之又亲,爱之又爱。记得在1968年我和七弟福祥出麻疹的一次病中,父亲尽管工作很忙,家庭负担很重,他还是细心地照顾我们,为我俩买最喜欢吃的食品,还将苹果削皮后放在开水中浸泡,然后切成薄片喂我们吃,这一博大的父爱使我们终生难忘。他不仅疼爱自己的孩子,对他身边的同事、朋友也是如此。他善待别人不求回报,同情弱者,常帮助有困难的家庭和个人度过难关,很受人们的敬重。
       在父亲几十年的养蜂生涯中,他最大的爱好是夜间看书,常常是一看就是大半夜,诸如《史记》、《三国志》、《中国医学》、《中国养蜂》杂志等,书中的内容不论你问到哪里他都会顺口地讲出来。为了能为蜂场附近的乡亲们义务治病,他一边看书研究,一边收集大量的治病偏方,并结合祖传秘方和蜂疗知识,摸索、研究出一种能治疗多种疾病的膏药,而且都很灵验,从此,他无论到哪里放蜂,都将他的膏药锅拈到哪里。 父亲常对我们说:“咱们的祖上是行医的,听我爷爷说,过去我的太爷在回家的路上,每遇官员便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很受当地百姓的拥戴。作为我们来讲,我们没有那么高的礼遇和尊贵,但做人要有爱心,要讲诚信、要富有良知和责任,这是做人的基础……”     三哥回忆起父亲在2002年秋天的那段时间,父亲每天一早扛一袋做好的膏药就去香山寺了,他常站在香山寺的大门口,遇见有人需要他就给送,一直将拿去的膏药送完为止,此事一直坚持了好几个月,得到了许多香客的赞誉!父亲的无私奉献精神时时感动着我们, 我三哥王三省、四哥王文杰一直在遵循父亲的遗愿,坚持不懈地研究传统医药和祖传膏药,经常在社区内为人们医治病痛。
       1996年夏天的一天,我和平顶山电视台的记者朱小明在采访父亲的时候,父亲正在平顶山市东高皇乡岳家村放蜂,我亲眼看到一名身患类风湿的中年妇女,双手红肿的不能弯曲,他就用刚熬好的药膏给她手上涂,然后再用布条给包住,并对她说过10天后再涂一次就好了。后来,听我父亲说那名妇女仅涂二次手就不疼了。这位村妇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向我父亲送去了一篮鸡蛋和几包方便面。 诸如此事,枚不胜举。女人赚钱
        为更好地发挥祖传药膏的作用,尽快解除广大病患者的疼痛,父亲与我们一起研究,反复临床实验,终将祖传药膏在进一步完善中变成了国家承认并获准生产的“炎疼保健贴”。这一祛病良贴的出现,无疑圆了我父亲的一个梦,他常对我们说:不管谁有病就给谁用,我相信这么灵验的药贴迟早会被推广出去的!当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听说王正华老人大公无私为群众义务服务的事迹后,主动提笔为父亲题写“蜂王”二字,并衷心祝愿老父亲事业有成!
       我姐王梅回忆起父亲时说;在父亲养蜂的几十年里,他走到哪送到哪,很多膏药都是他亲手为病患者贴上的,仅送出去的自制膏药就有两万多帖,治愈身患胆囊炎、乳腺炎、关节炎、肺气肿等严重疾病的病人不计其 数,使他们都从病痛中解脱出来,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

                                                                                                                                               (王庆祥)

http://www.zgsywhw.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7309  怀念我的父亲“蜂王”王正华

 

上一篇:2017第二届鹰城武术文化惠民巡演隆重开幕
下一篇:七彩沙河快乐开园了
CopyRight ©2010-2016 中国摄影文化网 www.zgsy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
豫ICP备08106491号管理